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特色中餐加盟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1:13:25  

  至今,我们的婚姻已经跨入第十四个年头,在第一个七年,我们曾经有过一次要离婚的举动,但最终还是把婚姻的车又往前推了七年,经过又一个七年的摇摇晃晃,终于到了危险之地,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会重回正途,还是就此结束,彻底放下。这些天,我一直在想他究竟有没有爱过我,如果不爱,不妨放手,给彼此一个空间,求得余生安宁。但这些话,我是无法当面对他说的,虽然这个问题在我心里已经盘旋了十四年,我却总没有机会也没有勇气问他。他到底爱不爱我呢?年轻的时候,恋爱的那两年,我曾把他的种种不合理的举动理解为爱,理解为在乎我,可现在看来,那些我误认为爱的表现恰恰暴露了他性格上的一些问题。
 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,他没有念到毕业就直接参军了,而我上了技校。我毕业的那一年,也是他退伍回乡的时候。当他以老同学的名义来找我玩时,我们的恋爱也就此开始了。在那个时候,一个男生主动联系女孩已经足以表明他喜欢你,而对我来说,有人主动追求实在有些受宠若惊。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,性格内向懦弱,长得又算不上漂亮,家境也很一般,父母能保证我们五姐妹吃饱穿暖已属不易,怎能渴求更多的关爱?我似乎已经习惯了不被人重视。我自然视他若爱情使者般珍贵,毫不设防地投入到这份爱情中。
  那天,我们相约去邙山玩,半路上,我对他讲和同事们一起吃饭时的一个小笑话。一个同事在我们大家玩“明七暗七”游戏时,故作聪明地直接喊69,本想唬别人叫出“70”,不想所有的人都机灵地叫“过”,再转回到这个同事跟前时,他却直愣愣叫了声“70”,结果被罚酒一杯。我把这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酒席故事当笑话讲给他听,不料,他非但没笑,反而很生气地说:“好啊,你居然背着我和别人喝酒玩乐。”然后,气鼓鼓地丢下我走了。好好的春游被他的小心眼弄成这样,我真是又气又委屈,可转念一想,觉得他吃醋说明他在乎我,是爱我。于是,很快,我们就和好了。
  过了不久,又发生了一件更过激的事。那天清早,住在楼下的一位男同事敲开了我的房门,问我有没有小米,想熬点小米粥。同事不知是害羞还是别的原因,语气有些暧昧不清,其实,我们平时并不常来往,是再平淡不过的同事关系。他却大发雷霆,说我和对方有不正当的关系,一个耳光丢过来,我只觉眼冒金星,心更像被人狠狠地捅了一下,痛不可支。这件事后,我很久不和他联系。他也撑了几天,可后来就不停地来道歉,说自己打人不对,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冲动。我妥协了,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亲密的关系,我想既然已经以身相许,就只能“嫁鸡随鸡”了,不然,还有谁肯要我。
  我们的恋爱其实从一开始就不被我的家人看好,他们反对的理由非常具体也非常现实,他的工作比较危险,收入不高,花钱却大手大脚,脾气又暴躁。可在当时,这些话,我哪里听得进去。家人告诉我很多他们反对的理由,却没有一个人告诫我女孩不可以轻易以身相许,当我发现我们有诸多不合适时,我已经陷进去,再也拔不出来了,嫁给他成了我唯一的选择。
  结婚了,新婚的甜蜜很短暂,在结婚刚半年的时候,他的拳头再次挥向了我。正是春节家人团圆的时候,我们和他的家人坐在一起打牌。他一直输,荷包空空,有些急了,便向我要钱。我自己也只剩50元钱,孤单单地藏在口袋里。我劝他别打了,并说自己也没有钱了。他勃然大怒,说我不给他面子,冲过来,当着全家人的面,把重拳挥向我。我回了娘家,他一直上门道歉,跪下来给我妈写保证书,说他再也不打我了。当时,娘家的房子正值搬迁,只剩小小的一间房,住着也有诸多不便。架不住他一再登门道歉,我又一次妥协了,跟他回了家。

  可这以后,我们的婚姻状况并没有任何起色,他的坏脾气也丝毫没改,我反而发现,他并不单是脾气不好,根本就是讨厌我,不然为什么看我什么都不顺眼,一点小事,很平常的一句话,他都会动手。即使女儿的降生也没能让他收敛。那天,是女儿的生日,我们说好要好好给女儿庆祝。他问我该怎样过时,我随口说:该咋过就咋过呗,不都说好了吗?只此一句话又惹来他的一顿打,打完了,不管我哭成什么样,生硬地拽着我去菜市场买菜、定蛋糕。孩子吹蜡烛、唱生日歌没有让我感到丝毫的快乐,女儿的这个生日,我是流着泪过的。
  我越来越怀疑他有没有爱过我。他若不打我,便是冷战。为一件小事就可以几天不理人,除非我向他道歉,否则他是不会主动化解的。说实话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,有时,冷战的时间长了,我已经忘了他是因为什么生气的,可还要硬着头皮向他道歉,说我错了,可我错在哪儿了,我不知道。
  那一瓶没有拿出的红酒
  时间久了,从开始的整日以泪洗面,我慢慢变得麻木,他不爱我,我就在婚姻外寻找寄托吧。所谓的寄托也只是和一个男同事联系多一些,把心里的苦向他倾诉倾诉。与老公相比,同事是宽厚的,细心的,每次在家里受了委屈,向他倾诉时,他会很温和地劝解我,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生活还得继续。同事说的虽然都是些老道理,可有人耐心地听,细心地劝,我的心情就会好很多。对婚姻也不再有更高的期盼,只要他不动手,日子平平淡淡的,我也知足。心情不好的时候,找同事聊聊天,谈谈心,回家继续过日子。但很不幸,我的这位同事突然患了急病,从发病到去世,时间短得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,他还不到40岁啊。
  知心的人突然逝去,让我伤心了很久,婚姻里又找不到信赖,我不知道要怎么坚持下去。好像在不知不觉中,婚姻就已经步入了第七年,我们没有庆祝过任何一个结婚纪念日,可婚姻仍要无休无止地向前滑,因为他没有投入爱,我的爱也无处可施,所谓的七年之痒似乎和我们没有关系,可在这个关口,我们的婚姻也经历了同样的磨砺。
  起因不大,幼儿园给孩子布置了手工制作:剪一个苹果。那天,老公出去玩了,我带女儿到她姥姥家,晚上回到家才想起女儿的家庭作业还没做呢。我和女儿赶紧动手制作,正忙活着,老公回来了,斥骂我不操心,这么晚了还在赶作业。我很委屈,说:“你不也出去玩了吗?女儿平时都是我自己带,你发的是什么火!”我的话音还没落,他的拳头就挥了过来,女儿的哭求也没能阻止他。他把我推出家门,不许我回去。晚上,我只穿了秋衣秋裤,无处可去,只好回娘家。我觉得太丢人了,我要离婚。
  他又一次给我妈跪下,写保证书说再也不打我了。妈妈要我为了孩子再给他一次机会。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,不得不再次妥协。频繁的家庭纷争,使女儿变得很敏感,比我还在意老公对我的态度。在对外的场合,比如和朋友一起吃饭时,他会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对我很温和,会老婆老婆地叫我,甚至会给我夹菜。那种时刻,我会幸福得如在梦中,可我知道,这不是真实的,回到家,他就会继续板着他冷冰冰的脸。可他那些临时的温柔举动会让女儿高兴好久,她会兴奋地趴在我耳畔说:“妈妈,你看看对你多好,他还给你夹菜了呢。”因为稀少,所以珍贵,女儿的兴奋只会让我心酸。
  平心而论,他对女儿是很爱的。近年,他的收入增加了,除了给自己添置成套的衣服,他会带着女儿去买衣服、文具,极尽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宠爱,但那爱带着很多强制色彩,他若想睡觉,就会要求女儿也睡,不许她下楼和小朋友玩,他给孩子买了东西,不管女儿喜不喜欢都要表现出欣然接受的样子。
  我不知道,为什么这样一个在别人眼里热情讲义气的大好人,在家里总是冷冷地板着脸,为什么不肯和我多说一句话。当我试图和他说话时,他一句生硬的“你想说啥?说吧”,立即把我噎在那里,一肚子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。结婚十周年时,我特意准备了一瓶红酒,我想约他到一个安静的咖啡厅,好好和他聊聊,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可那一天,他把这个日子忘得一干二净,叫了一大群朋友吃饭,准备好的红酒我根本没能拿出来,一腔感慨被我咽了回去。生活仍要继续,我们注定没有沟通的时候。既然不爱,且请放手
  我们一样工作,可我一下班回家,他就会以命令般的口气说:“你还不快点做饭?”我的工作压力与强度并不比他的小,为什么我必须承担所有的家务,为什么他就不能进厨房,哪怕他不动手,只是陪着说句话?两个人有说有笑,一起择菜,一起做饭的情景我不仅在电视里看过,也在别人家碰见过,我羡慕死了,为什么我们就不能?为什么我们的关系要如此的不平等,我得不到他丝毫的体谅与关心?同样的事情他可以做,搁在我身上就成了罪过。比如,那天早上,我自己没有零钱,想从他钱包里拿点钱给女儿做早餐费,看他睡得正香,就不想打扰他,自己动手去翻他的钱包,他突然醒了,气急败坏地警告我:不许动我的东西!这一次,他没有动手打我。自从那一次离婚风波之后,他确实极少动手打我了,因为他怕。以前他打我,我一直低着头哭,可后来我就直直地盯着他,他对人说,那眼神让他害怕。所以再发火时,他改摔东西。他不让我动他的钱包,可没过几天,他打电话说:“哎,我没钱了,从你钱包里拿了一百块钱。”我听了特别生气,你不许我动你的东西,凭什么随意翻我的钱包?可我什么都没说,我想说也是白说,反而又招来一通骂。
  满腔心里话无处可诉,我只好把目光再次投到围城之外。他也是我的同事,我们在一起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,更多的时候,我们靠电话互诉衷肠。最终,老公察觉到了这个不一样的电话。我们刚刚为此吵闹之后的第二天,女儿的手机上接到一个骚扰电话,老公认定这个电话是我的同事打来的,我很清楚不是,因为对方根本不知道女儿的手机号。可无论我怎么解释,他都不相信,以我把女儿卷进来为由把我揪回娘家评理,并提出离婚。
  我们分居了,日子倒平静了,他不再提离婚。不用再面对他,我突然觉得非常轻松。同事自知是他影响了我的家庭,却不敢再提“你若离婚,我也会离婚”的承诺。我突然一瞬间明白,这个男人其实也并不爱我。心底无比凄凉,回想十四年的婚姻,未曾享受过半点爱情,既然他不爱我,倒不如放手,我宁愿一个人安静地生活。
  记者手记
  她说和老公从无沟通,我说如果现在有一次很好的与老公沟通的机会,你最想说什么?她的回答只一句:既然不爱,不如分开。看来是对这段婚姻不抱任何期望了,她甚至后悔七年前没有狠下心来离婚,死守着一份奢望,最后还是灰心。回望十四年的婚姻,居然没有一次欣喜快乐的记忆,也难怪要如此坚定地离婚。
  她承认自己在婚姻外寻找寄托不对,而这不只是道德上的错误。当一个人的感情有其他寄托时,必然无法一心一意地经营自己的婚姻和家庭,即使曾经有过调适的机会,也会因为她的不用心被忽略、错失。不是责备她,婚姻需要双方共同努力,所谓搭伙过日子,总要有主动配合的心意。
  每一个人都希望在婚姻里能求得一份温暖与体贴,但如果你自己不给予热情、释放热量,这温暖从何而来?

https://www.027xo.com/a/koushushilu/0921609212017.html 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